第四章:新婚之夜

小说: 邪妃嫁到 作者: 泠泠七弦上 字数:0
  在沧洲驿站逗留了三日后,夜泠兮登上了马车,在李璟临的护送下,一连颠簸了数日才抵达京城。
  果真如圣灵山上那名女弟子所言,在这九幽大陆上,但凡有城镇的地方,皆是一派热闹不凡的景象,尤其是进了京城后,城中人声鼎沸,宽敞的道路上人来人往,比起之前经过的城镇,热闹了数倍不止。
  在李璟临的率领下,护送队伍一路畅通无阻的朝着皇城缓慢行去。
  挑起帷帘,夜泠兮活像没见过世面的野丫头,瞪着一双星眸好奇的四下张望,心说等到安顿下来,定要出来好好逛逛。
  慢慢接近皇城,行人渐渐变得稀少,庄严而宏伟的皇宫气派十足,比起苍穹境各大门派的宫殿来,也毫不逊色。
  一早就得到消息,今天幽王李璟临就会带着准王妃回京,宫里早就准备好了婚礼的一切流程。
  当队伍踏进宫门的时,喜庆的钟鼓声立即响起,满朝的文武百官纷纷前来贺礼,一身大红喜服的李璟临一改往日冷冰冰的模样,淡笑着与人交谈。
  在喜儿的搀扶下,一身华丽喜服的夜泠兮走下了马车,步行朝着太和正殿而去。
  精心打扮后的夜泠兮越加美艳,看得一道的太监宫女纷纷目瞪口呆,皆不敢相信那五大三粗的夏侯将军,竟会生出如此倾城绝艳的女儿。
  婚礼流程十分的繁琐,夜泠兮早就有些不耐烦了,好几次想要转身走人,却都被李璟临用森冷的目光给瞪了回去。
  折腾了许久,直到礼毕,夜泠兮又被一众女婢簇拥着出了皇宫,径直送到了幽王府的新房之中。
  总算安静了下来,伤势未愈的夜泠兮不免感到乏累,三下五除二的摘了头上那些叮当作响的步摇,脱了繁复的喜服,只穿着里衣便一头栽在柔软的床塌上呼呼睡去。
  迷迷糊糊中,忽然感到似乎有人在推搡自己,夜泠兮像赶苍蝇般烦躁的挥了挥手,连眼睛都懒得睁开,无意识的说道“唔!辰羽你别闹,让我再睡会儿。”
  辰羽?怎么听也像是男子的名字,李璟临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竟莫名的感到不快,毫不怜惜的拽着她的胳膊将她拉起来,怒声吼道:“起来!”
  猛地的被人拽了起来,夜泠兮气恼的甩手就给了对方一季响亮的耳光,气鼓鼓的喊道:“谁这么大胆,敢……”
  话还未讲完,刚刚睁开双眸的夜泠兮,视线便对上了一双充满怒火的眼眸,瞬间睡意全无,尴尬的小声道:“怎……怎么是你?”
  猝不及防的挨了一耳光,李璟临又惊又怒,危险的眯着双眸质问,“你以为会是谁?”
  “我以为……”差点说漏了嘴,夜泠兮及时改口,“我哪儿知道是谁!”
  静静的瞧了她片刻,李璟临倏然从腰间取出匕首,毫不犹豫的划破了自己的手指,直看得夜泠兮目瞪口呆,惊讶的出声询问:“喂!你干嘛自残啊?”
  闷不做声的取过铺垫在软塌上的白色绸布,将鲜红的血液滴染在了上面,李璟临一脸愠怒的责备,“你是不是又忘了规矩?”
  鼓着腮帮,夜泠兮嘟着嘴,有些郁闷,“王爷,妾身不敢!”
  她的表情丝毫不做作,这般近距离的看她,更觉她美得清尘脱俗,倏然心跳加速,李璟临垂下眼睑,迷醉的看向她那粉粉水润的唇瓣,喉结不自觉的滑动,情不自禁的想要尝尝她那秀色可餐的小嘴滋味。
  眼瞧着李璟临的俊脸越凑越近,夜泠兮已然意识到了他的企图,伸手将他推开,没好气儿的提醒说:“王爷,您当初可是答应过我,夫妻之礼绝不可行,非礼之事亦可为的,现在是想要反悔吗?”
  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子拒绝,李璟临心有不悦,可这些又确实是他自己亲口答应的,身为皇室子弟,岂能出尔反尔?即使心有不甘,也不得不放弃。
  瞧他稍稍远离了自己,夜泠兮满意的笑了笑,随后又好奇的问道:“现在可以说说你方才是在做什么吗?”
  “你话太多了!”不愿回答,李璟临自顾自的躺倒在了床榻上,扯过叠在一旁的被子,搭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夜泠兮看在眼中,不由得慌了神,忍俊不住的惊叫起来:“你不会是要睡在这里吧!你当真要做个言而无信的小人?”
  “新婚之夜,本王自然要在新房内。”心中越加不悦,李璟临用冰冷的眼神瞪了她一眼,“答应过你的事情本王自然会做到,你若不放心,大可以睡在地上。”
  “凭什么我睡地上!你懂不懂什么叫怜香惜玉啊?”不服气的瞪着他,夜泠兮恨不得抬脚将他踹下去。
  “就凭这里是本王的府邸。”冷冷回答了一句,凝视着她气恼的模样,李璟临忽然想要逗逗她,似笑非笑道:“你想要本王对你怜香惜玉,除非你自愿成为本王的女人。”
  差点被他的话给呛死,夜泠兮恼怒至极,却又无言以对。他说得不错,这里是他的地盘,哪儿有赶主人去睡地上的道理,她和他非亲无故,他又凭什么非要对她怜香惜玉。
  在他面前,她几乎事事处于下风,一忍再忍的忍到现在,她的自尊不允许她再次低头妥协。
  “哼!你以为我怕你不成?”倔强的咬着唇,夜泠兮索性豁出去了,用力扯掉李璟临身上的棉被,像裹粽子般将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麻利的滚到了床榻的最里边,连个被角都没给他留下。
  微微皱起眉头,李璟临毫不留情的用力将棉被扯了回来,刚盖在身上,却又一次被她给拽了回去。棉被的争抢战持续到了深夜,直到两人都精疲力尽,才谁也不服谁的沉沉睡去。
  茫茫无际的冰川上,一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站在冰川的最高点,睥睨天下般俯视着整片被冰雪覆盖的大地。
  始终看不到他的正脸,夜泠兮只觉得他那高大挺拔的背影十分的熟悉,满心疑问的出声询问,“你是谁?”
  “泠兮,在我回来前,你好好照顾自己,切记不要相信任何人。”
  低沉磁性的嗓音仿佛来自很远很远的地方,眼前的那男子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眼瞧着就要消失不见,夜泠兮忽然感到莫名的焦躁不安,她不知道他究竟是谁,可她却觉得他很熟悉。
  “站住!你到底是谁?”三两步上前,伸手拉住他的胳膊,夜泠兮企图让他转过身来,想要看清楚他究竟是谁。
  然而手中倏然一空,耳旁传来一道女子的声音,“王妃,您怎么了?奴婢是喜儿啊!”
  猛然惊醒过来,夜泠兮眨了眨星眸,看着满脸疑惑盯着自己的喜儿,这才发现方才那一切不过是一场幻梦。
  “没什么!只是做了个奇怪的梦。”摇摇头,夜泠兮心里始终在意着梦中那个背影,总感觉那个画面似乎在哪里见过。
  梦?她不会记起什么了吧!喜儿有些心虚,抿着唇小心翼翼的瞧着她,想问却又不敢问。
  着实想不起,夜泠兮索性不再去想,收回全部的心神,这才发现李璟临居然不在,遂好奇的询问,“王爷呢?”
  “回王妃,王爷他天刚亮的时候就去早朝了,临走前曾吩咐奴婢不要吵您,让您多休息休息。”如实回答着,喜儿见她神色没有什么异样,不由得松了口气,眯着眼睛,浅笑着继续说道“王妃,王爷还真是心疼您呢!”
  心疼?夜泠兮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唇角,不自觉的就想到了昨夜的事情,心道要不是他毫无风度的和她抢被子,她也不至于那么疲惫,还影响了她伤势的恢复。
  人在屋檐下,纵然在苍穹境横着走的她,也有不得不低头的时候,夜泠兮无奈的叹了口气,慢悠悠的爬下床,并对喜儿吩咐道“替我梳洗下,咱们出去走走。”
  王府另一边……
  两位貌美如花的女子,正漫步在景色怡人的后院里,眼瞧着一名婢子捧着染着血迹的白色绸布从身旁经过,娄清扭头看向漫不经心摇着团扇的沈云初,唇角勾起了一抹邪笑。
  “哎!如今王府有了女主人,看来姐姐您一直保管着的印鉴怕是要交出来咯!”生怕她听不见似的,娄清刻意提高了嗓门,阴阳怪气的在她耳边说着。
  “那又如何?”不以为意的斜睨着对方,沈云初冷笑,“就算她是王妃,想要踩在我头上,那也得先问问王爷愿不愿意。”
  瞧着她这小人得势的模样,娄清心里就十分的不悦,带着几分挑衅,“人家可是将军的女儿,又皇上钦点的王妃,论身份地位,也是高人一等。”
  听了这话,沈云初心里咯噔了一下,对那素未谋面的王妃竟起了一丝嫉妒之心,撒气般仍掉了手中的团扇,转身朝着夜泠兮所在的沁心院走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