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有言在先

小说: 邪妃嫁到 作者: 泠泠七弦上 字数:0
  “喜儿!刚才那人是谁啊?”拉着喜儿的小手,夜泠兮眨着星眸追问着。
  方才屋里屋外都是人,他没有回答,她也不好多问,此刻只剩下她与喜儿两人,遂迫不及待的想要问个清楚明白。
  “他……”喜儿想了想,心说反正她都失忆了,此刻与她说什么她都会信,于是也没了先前的那般心虚,轻笑着道:“小姐,他是您的未婚夫,幽王殿下啊!您此次来京城,就是为了与王爷完婚的。”
  “啊?”瞪大了星眸,夜泠兮惊得下巴都险些跌到地上。
  未婚夫?完婚?夜泠兮心都凉了半截,之前可没人告诉她这些,若早知道是要她顶替别人去成亲,打死她也不会配合他们装什么失忆。
  正当夜泠兮欲哭无泪时,门外忽然又传来了脚步声,先前那种令她熟悉的感觉再一次涌上心头,惊讶的抬头看向大门,心道:是他!怎么刚走不久又回来了?
  “小姐,您怎么了?”见她神色怪异,喜儿疑惑的出声询问。
  然喜儿的话音刚落,李璟临颀长挺拔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屋中,慌忙行礼,“王爷万福!”
  “退下吧!本王想和你家小姐单独谈谈。”看也不看她一眼,李璟临将所有目光都停留在了夜泠兮的身上。
  “喏!”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喜儿心有担忧,却又不敢违抗命令,只得匆忙退到屋外,并识趣的将房门带上。
  四目相对,夜泠兮不知他到来究竟是所为何事,但不得不承认,有他在此心中便升起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沉默了片刻,李璟临率先开口:“你是夏侯月?”
  突如其来的询问,让夜泠兮有些错愕,若回答是,就意味着将要嫁给他,如果回答不是,又是不是会因此惹来麻烦?
  向来处事果断的她,此刻却犯难了,犹豫不觉的答道:“可能……大概是吧!”
  “少给本王打哈哈!”冷冰冰的睨着她,李璟临缓慢的迈着步子来到了床前,深邃的眼眸透着质问,见她低头似是要逃避,立即伸手钳住她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
  倾世容颜近在咫尺,纵使久经花丛的他,心也忍俊不住的跳慢了半拍,她苍白无色的小脸,令他不由得升起了怜惜之心,如夜空中繁星般闪烁着迷人色泽的星眸,更是让他迷醉,然而只是在一瞬间,他便收回了所有的心神。
  霸道强势之人,夜泠兮见过不少,对付这种人,她往往都会比对方显得更加的霸道强势,可不知为何,在他的面前她却做不到。
  “大夫说我失忆了,你也是知道的。”故作无辜委屈,夜泠兮也不知自己究竟是怎么了,这莫名其妙的转变连她自己都感觉惊讶。
  “收起你的小聪明。”钳着她下巴手明显的加了几分力道,李璟临深邃的目光紧紧逼视着她,“不妨告诉你,本王虽不曾见过夏侯月,但在十日前探子曾传给本王一幅夏侯月的画像,你与她完全不像。”
  闻言,夜泠兮一阵无语,记得之前昏昏沉沉时,喜儿和某人说他未曾见过真的夏侯月,可是他们千算万算,还是棋差一招。
  只是她不明白,既然他一早就识破了,为何不在第一时间揭穿她,私下来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揭穿了也好,如此一来,兴许就不用嫁给他了。
  “好吧!我承认自己不是夏侯月,我之前被仇人追杀,受了重伤昏迷不醒,是喜儿他们救了我……”无奈的耸耸肩,夜泠兮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她在半醒时曾听见的那一段对话。
  边听着她的讲述,边仔细的观察着她神色的变化,李璟临听得出,她这一次并不是说谎,遂松开了手暗自沉思起来。
  按照她所言,真正的夏侯月,怕是已经凶多吉少,联姻失败于他和夏侯战而言皆有损失,好在护卫队和她的贴身婢子因恐保护不利被治罪,自作聪明的找了个冒牌货,否则夏侯月遇害的消息传到京城,事情就毫无回旋的余地了。
  事已至此,何不将错就错?夏侯战那里倒是好商量,只是不知道眼前这女子愿不愿意继续冒充下去。
  “喂!”见他沉默不语的思考着什么,夜泠兮忍不住的出声,“既然事情都已经说清楚了,你能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让我离开?”
  “离开?呵呵!”收回思绪,李璟临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冷笑,“你可知冒充准王妃是欺君之罪,是要杀头、抄家、灭满门的?”
  “我也是被逼无奈啊!要是早知道他们要我冒充别人去成亲,打死我也愿意啊!再说我就是一孤儿,没有家也没有亲人,上哪儿我抄家,灭我满门去?”委屈巴巴的盯着他,夜泠兮半真半假的说着。
  她是孤儿不假,是师父将她捡回圣灵山的,在她心里也只有师父和从小一起长大小师侄千辰羽算是她的亲人,他一个凡人,自然是伤不了他们,但也没必要让他知道太多。
  见他用审视的目光盯着自己不语,夜泠兮心中稍有不快,“其实你一开始就可以揭穿我的,但是你没有,所以说你也不希望事情闹大对不对?不如你放我离开,我也保证不会跟任何人提起此事,如何?”
  没想到她还有点脑子,静静地看了她半晌,李璟临暗自寻思了良久,随后挑起眉梢,带着几分邪佞的笑意,“怕是没这么容易!本王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现在就揭发你,让你人头落地,二是继续假装到底。”
  “你是不是疯了?我已经跟你解释清楚,你不去替你未婚妻报仇,还我继续冒充她,你安的是什么心啊?”瞪着一双星眸,夜泠兮诧异至极,心说他不是刚失去未婚妻吗?为什么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悲伤的情绪?
  “你没必要知道太多,你要做的就是立刻做出选择!”斩钉截铁的说着,李璟临语气中带着威胁。
  没有人喜欢被威胁,夜泠兮也是如此。
  尽管她现在重伤在身,量这些凡人也伤不了她分毫,只是九幽大陆隐藏着不少玄宗的外门弟子,难保不会遇见哪个被她得罪过的门派弟子,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她细细琢磨了片刻,最终决定先妥协,至少能图个安静之地疗伤。
  最重要的是,留在他的身边,她就有机会弄明白,他给她带来的熟悉感究竟是怎么回事。
  暗自做好决定,夜泠兮点点头,“好!我可以答应你继续冒充夏侯月,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你似乎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斜睨着她,李璟临脸色说不出的冰冷。
  “资格?呵呵!”淡淡一笑,夜泠兮不紧不慢的说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对你来说是我的命重要,还是夏侯月的存在重要?孰轻孰重,我想你心中自会掂量吧!”
  闻言,李璟临略感惊讶,不曾想她这般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子,胆子倒不小。不过她能利此事跟他谈条件,倒还是有些小聪明,由她冒充夏侯月,相信是个不错的选择。
  李璟临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锦衣玉食、荣华富贵,本王都可以给你。”
  “谁要你的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不屑一顾的斜了他一眼,夜泠兮也懒得跟他再废话,直截了当的说道:“既然你让我继续冒充夏侯月,就代表我必须要嫁给你,所以我有言在先,夫妻之礼绝不可行,非礼之事亦不可为。”
  还以为她会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不想却只是这样,李璟临爽快的答应,“好!本王答应你。但本王也有言在先,成婚之后,王府所有事宜你不得过问,行为举止不得有失王府脸面,否则本王必定论罪而处。”
  “成交!”轻笑着点头答应,夜泠兮迟疑着要不要再问一次初见时的问题,但想想自己的伤势不宜耽搁太久,必须尽早服用丹药抑制伤势蔓延,来日方长,往后有的是机会追问明白,于是将疑问又咽回了肚子里。
  双方达成共识,似乎也没有多余的话再说,可李璟临好像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夜泠兮委婉的下着逐客令,“你还有什么事要说吗?”
  听得出她是在赶他走,李璟临心头再次有些不悦,想他身份尊贵,又生得俊美,多少女子挖空心思的想要接近他,可眼前这丫头却丝毫不为所动,竟然还对他逐客令。
  “你叫什么名字?”冷着一张俊脸,李璟临想要知道她的真名。
  “夏侯月啊!难不成你也得了失忆症?”故作一脸的好奇,夜泠兮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哼!入戏还挺快!你最好一直保持下去。”她刻意如此,李璟临也不着急继续追问,淡淡的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待到他离开房间,那令夜泠兮快速的从纳宝戒指中取出一枚疗伤丹药服下,开始闭目养神。
  回到自己的厢房,李璟临立刻传来了心腹,对其吩咐道:“去查查冒充夏侯月的女子的底细。”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