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假装失忆

小说: 邪妃嫁到 作者: 泠泠七弦上 字数:0
  九幽大陆,云国沧州驿站内……
  “这位姑娘颅内有淤血,即便侥幸能醒来,也极有极为可能失去记忆。”
  “失忆?真是天助我也!喜儿,反正幽王也未曾见真的夏侯月,暂且用她来顶替,定能蒙混过关。”
  “纸包不住火,万一老将军知道了,咱们就不止是保护不利之罪了。”
  “能瞒多久算多久,总好过现在就人头落地。”
  “那如果她没有失忆,又或者她哪天记起了该如何是好?”
  “她最好是失忆了,也最好永远别记得,否则……”
  昏昏沉沉中,夜泠兮似乎听见有人在耳边这般说着,想要看看究竟是谁,却怎样也睁不开双眼,浑身使不出半点力气。
  不知过了多久,当她终于苏醒过来时,不由得谢天谢地,心说虽然受了重伤,但好在没有性命之忧,只要好好修养,恢复修为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勉强撑着身子做起来,夜泠兮迷茫的打量着这间简洁而不失典雅的屋子,直到房门被人吱嘎一声推开,夜泠兮将所有的目光都放在了来人身上。
  来人是一名女子,身着是水红色的襦裙,头顶着一对俏皮的双丫髻,衬得她那张肉嘟嘟的圆脸越加的娇俏可爱。
  她五官算不得精致,却十分的耐看,尤其是那双丹凤眼,小小的却显得十分有神。
  手拖着漆盘,上面放了一只釉上彩的茶壶与几只茶杯,缓缓的走进屋中,见夜泠兮正斜倚在床头直勾勾的盯着她,蓦地打了个寒颤,有些不知所措的楞在了原地。
  “您……醒啦!”相互对视了片刻,女子忍受不住这尴尬的气氛,神色略显紧张的率先开了口。
  “你是谁?”仔仔细细的将她打量了几遍,察觉她身上没有丝毫的灵力,不过是个凡人,夜泠兮渐渐放松了警惕。
  “奴、奴婢是喜儿啊!”迟疑着,喜儿抿了抿唇,带着几分心虚道:“小姐,您忘了吗?之前咱们遇上了劫匪,您从马车上摔落了下来,之后就一直昏迷着。”
  喜儿?夜泠兮猛然记起,之前她迷迷糊糊时曾听到的那一段对话,感情那不是在做梦啊!
  低下脑袋,夜泠兮暗暗琢磨着,现在她重伤在身,不宜多生事端。他们要的无非是让她去冒名顶替谁,索性先装失忆配合他们,等到伤势痊愈悄悄离开就是。
  想到此处,夜泠兮缓缓抬起头,摆出一脸的茫然无措,望着喜儿道:“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不敢确认她是否真的失忆,喜儿不得不多长些心眼,试探着询问道:“小姐,您当真不记得了吗?您在仔细想想!”
  “不行!我一想就头疼,你告诉我,我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用祈求的眼神直视着她,夜泠兮心中却在犯嘀咕,心说这丫头看着不大,心眼还挺多。
  不动声色的观察了夜泠兮片刻,瞧她那模样不像是作假,且之前大夫也说过她怕是会失忆,喜儿这才安下了心来,长长的舒了口气,故作担心的模样道:“小姐,大夫说您伤了脑袋,可能会失去记忆,只要好好修养,以后就会想起来的。”
  顿了顿,喜儿见她不语,又继续说道:“既然小姐您一时想不起,那就由奴婢来告诉您吧!您是夏侯将军之女,名叫夏侯月,此次送您进京是为了……”
  “幽王爷到!”
  话到一半,屋外忽然传来一道洪亮的声音,喜儿猛地一哆嗦,立即恭敬的颔首站到了一旁,大气儿都不敢喘一个。
  之前就听闫将军提起事情有变,幽王要亲自来迎接小姐,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心虚的害怕他会看出什么端倪,喜儿整颗心都揪了起来,身子不自觉的在微微颤抖。
  “你怎么……”疑惑的看着喜儿这胆战心惊的模样,正想要询问,夜泠兮骤然感到一个似曾相识的气息,正朝着她所在的屋子而来。
  那气息令她感到莫名的安心且温暖,脑海之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十分模糊的身影。
  她极力想要看清那道身影,可越想看清,身影却变得越加的模糊,脑袋里如有一团烈火在灼烧般火辣辣的疼,眨眼之间额头便渗出一层细汗。
  不敢再去想,夜泠兮用手轻轻揉着自己的头,希望能以此减轻自己的痛苦。
  “王爷万福!”
  慌忙行着礼,喜儿低头着头颅,不敢瞧他一眼。
  闻声,夜泠兮抬头瞧去,只见一俊美如画的男子正的站立在门口,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她。
  他身着一席裁剪精细的玄紫色长袍,身形颀长而挺拔。墨黑色的长发简单的用一条发带绑了个半扎的马尾在脑后,看起来即精神干练,又带着几分潇洒不羁。
  棱角分明的脸庞肤色洁白,五官更是精致无比,宛如精心雕琢而成一般,每一个棱角都那样的恰到好处。
  浓而有序的眉英气逼人,漆黑的眼眸深邃如夜,目光沉着而冷静,令人难以看透他心中所想。鼻若悬梁,花瓣般好看唇厚薄适中,领口处那凸显在外的喉结更是性感诱人。
  他英姿飒爽,气场十足,却又偏偏带着几分儒雅,看起来即不张狂也不文弱,使得夜泠兮不由看得有些发呆,半晌才幽幽回过神来。
  “夏侯月?”花瓣般好看的唇微启,李璟临低沉的嗓音,如醇酒般令人迷醉。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夜泠兮一瞬不瞬的直视着他,那似曾相识的感觉越来越浓,总觉得他的气息是那样的熟悉,可样貌却又十分的陌生。
  狐疑的将目光移到一旁的喜儿身上,李璟临出声质问道:“她怎么了?”
  不知对方究竟是在和谁说话,喜儿微微抬头瞧了他一眼,见他正目不斜视的盯着自己,那深邃的目光仿佛要将她的心看穿一般,当即吓得跪在了地上,哆嗦着将之前大夫诊治的结果讲述了一遍。
  听完喜儿的讲述,李璟临若有所思的沉默了片刻,而后传来随行的太医为她诊治了一番,再后来交代了几句便带着太医匆匆离开了。
  整个过程,夜泠兮安静乖巧的配合着,目光一刻也未曾离开过李璟临,无数的疑问的心头盘旋,她确信自己不曾见过他,可那熟悉的感觉又是怎么一回事?
  带着随行太医回到自己的厢房,李璟临退避了左右,面无表情的朝随行的太医询问道:“卢华,方才你似乎还有些话未讲完。”
  点点头,卢华见已无外人,再无顾忌的开口直言道:“不瞒王爷,夏侯小姐五脏经脉皆有损伤,恐怕并不是跌落马车所致。”
  “那婢子虽在撒谎,可也并非是细作,否则在本王到来之前,她有的机会杀死夏侯月。”自顾自的倒了杯香茗,李璟临似乎并没有感到很意外。
  “确实如此!”赞同的点点头,卢华顿了顿继续道:“王爷,听闻夏侯小姐出生将门,身手很是了得,如今伤成这般,只怕这群劫匪不简单。”
  骨骼分明的手指轻轻转动着茶杯,李璟临微微勾起唇角,冷冷一笑道:“夏侯战手握重兵,本王与他联姻,对谁的威胁最大,那么谁的嫌疑也就越大。”
  “您是说……太子殿下?”迟疑着,卢华还是道出了自认为的嫌疑最大之人。
  然李璟临却摇头否认了他的猜测,冷笑着道“太子已病入膏肓,时日不多,如今野心勃勃想要争取太子之位的,也只有二皇兄与三皇兄,你觉得会是谁?”
  “皆有可能!”想了想,卢华也不敢确认究竟是谁,神色严肃的提醒道:“王爷,无论是谁,此次夏侯小姐大难不死,他们必然会再有所行动,或许下次就会针对王爷您,近日定要加强防范。”
  “嗯!此事本王自有安排。”谈话告一段落,李璟临便不再多言,挥了挥手示意卢华退下。
  待到卢华退出屋外,他独自沉思了片刻,再次起身出门,朝着‘夏侯月’所在的厢房走去。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