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顾时君君

小说: 网游之男神到我碗里来 作者: 白忽 字数:3013
  君荷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钻樊音床上昏天黑地地睡觉倒时差,樊音一天没课,床又被君荷占了,她只好在桌子上玩游戏。
  宋清然和唐珮出去上课了,樊音打了一会游戏觉得无聊,只好翻出几部老电影看。
  看了四部电影,到下午三点君荷才醒来,君荷翻开手机看看时间,下床洗漱一番,又精神百倍地拉着樊音出去蹦哒了。
  第一件事当然是在外语学院转悠,外语系一般是帅哥美女聚集的地方,但像君荷这种漂亮地亮眼的姑娘几乎没有,而且君荷性子开放豪爽,没有出国的时候就结交了一群朋友,一到教学楼附近转悠,路上和君荷打招呼的比和樊音打招呼的还多,充分体现了什么叫做人缘。
  然后两个人去外边的小吃街逛了半天,樊音不是太能逛街的人,一般除了吃几乎不出门,而君荷是精力旺盛的可怕的人,于是一路上尽听樊音哼哼唧唧不想走。
  最后两个人在一家奶茶店休息了一会。
  樊音敲敲微肿的腿,问君荷:“什么时候回学校啊?我快不行了,我还有一个游戏任务得回去做君君求你放过我吧~”
  “跟你逛街就是费劲。”君荷喝了一口奶茶,拖着樊音出去打车。
  因为原来宿舍里君荷的床铺被樊音他们三个放了杂物占了地方,所以君荷把樊音送回学校自己就回了家。
  樊音回了寝室动也不想动,接了君荷报平安的电话就抱着电脑在床上挺尸。
  【私聊】红袖梵音:君大,你直接杀了我吧,我不想动了!
  【私聊】落花时节又逢君:?
  【私聊】红袖梵音:我被小伙伴拉出去逛街差点死T^T
  【私聊】落花时节又逢君:……
  【私聊】落花时节又逢君:今天廖祈南以为我们两个出去了。
  樊音:“?????”
  【私聊】落花时节又逢君:他听见你叫君君。
  ……
  !!!!!
  这称呼樊音叫君荷叫了有大概五六年,突然被赋予了一层新的意思,让樊音有些不敢直视。
  君君……
  顾时君……
  真是够了!
  樊音摸摸自己微微发热的脸,妈哒!撩妹犯规!
  休息了一会,樊音还是爬起来进了万荒。
  换上廖祈南给自己打的那一套金光闪闪的装备,樊音第一次有了仇富的心态,这个世界果然还是属于RMB战士的。
  虽然属性高过了君大的,但两个人操作还是有差别的,况且琴师是远近攻结合的职业,而她的剑士几乎纯近身攻击,樊音也几乎占不了什么便宜,换上衣服就是显得大概有底气一点。
  进场系统匹配,樊音的对手果然是顾时君。
  樊音揉了揉手,深呼吸一口气,等到和NPC对话之后倒计时结束,樊音冲上前去,手心里微微出了一丝丝的冷汗,顾时君的操作的确可以说得上是牛逼,甚至有些变态,他的属性分成在论坛有,樊音以前试着复制过,但因为操作和RP的关系,始终做不到像顾时君那样厉害,他独僻奚径,走出了一条只属于他的路。
  而另一边的顾时君和樊音打着,暗暗心惊,之前关于PK榜上的几个玩家,只有樊音和他不算熟,况且她操作强悍,因此心里先入为主认为她是个男的,可是后来知道她是樊音,才觉得她不简单,只是两个人从来没有PK过,和她组队打怪她也几乎只是辅助他,所以顾时君并不太清楚樊音的操作到底如何,只是隐隐猜测她很厉害,可是现在两个人正面交锋,顾时君才明白很厉害这三个字形容她根本不够,她的能力几乎能达到和他并肩的程度。
  樊音拼尽全力也只是和顾时君打了个平手,最后是顾时君放水,放弃了最后一个大招,樊音钻了空子,赢了这场比赛。
  直到传送出万荒地图,樊音都还很懵。
  顾时君把她加进队伍,开了语音,樊音这才弱弱的抖着声音问他:“我……我赢了?”
  顾时君笑着“嗯”了一声。
  樊音缓了缓,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问题:“你为什么放水?”
  “因为这场比赛你必须赢。”顾时君顿了顿:“道家的道士职业已经出现了,魔族如果要出现最重要的应该是你和我的这场比赛,你赢了,魔族重生,你输了,魔族职业就没有了。”
  “那你的任务……”
  “没关系,可以挽救。”
  “可……”樊音想了半天,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对不起。”
  “没关系,你要是觉得愧疚你就和我一起做接下来的任务来弥补,嗯?”
  樊音忽然觉得自己又脸红了:“嗯……行。”
  宋清然和唐珮回寝室的那一刻就看见樊音这个样子,宋清然啧啧几声,表示女大果然不中留。
  “樊小音,你春天要来了。”唐珮评论如是。
  “滚粗!”樊音从床上丢下去一个抱枕,宋清然和唐珮对视一笑,然后给樊音丢上去一个请柬。
  “什么?”樊音翻看。
  “你翻开看看。”
  樊音看见唐珮和宋清然手里各一个,觉得疑惑,就打开,结果内容让她大吃一惊。
  “这是……”樊音有些失神。
  宋清然耸耸肩:“对,宋黎江要结婚了,家族联姻,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宋清然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冷淡,唐珮看看她,想问却没敢问出口。
  宋黎江的结局是这样,那宋清然呢?
  宋清然无所谓的笑了笑,“和我没关系,陈砚和我算是门当户对。”
  唐珮微微放了心,可樊音却又看了宋清然一眼,也许宋清然对陈砚并不是那么喜欢,又也许陈砚并不喜欢宋清然。
  樊音被自己脑洞无语到了,宋清然是什么人她会不清楚,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出现在她身上的。
  樊音又翻看了一遍大红喜色的烫金请柬,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樊音就接到了君荷电话,樊音揉揉头发,认命的起床洗漱。
  君荷是典型的元气少女,精力充沛,运动细胞发达,充电时间还短,累了休息一小会儿就又活蹦乱跳的,樊音对他这种体质简直羡慕到不行。
  樊音第一节课是专业课,去教学楼门口和君荷汇合就带着她去了上课的地方。
  教他们的老头是学校教龄最长的老师,同时还是巴黎十大的研究生学位,虽然教的不错,就是人太古板,上课出现手机这一类电子产品是大忌,一节课上的君荷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死在那儿,下了课抓着樊音肩膀发誓再也不来上这个老师课了。
  第二节是体育,樊音体育选修羽毛球,和君荷打了一节课羽毛球,看着君荷被男生搭讪不下十次,樊音终于忍不了了。
  “你大爷,就是来这儿眼红我这条单身狗的……”
  君荷诚恳地点点头。
  “滚……”
  一节课上的还算开心,除了中间被李晓柔挑衅以外也就没什么事儿了。
  出体育馆的时候樊音撞到了一个女生,樊音道了歉,并没怎么在意,可君荷一直在她耳边问那个女生是谁,樊音忍不了她的聒噪,问她到底怎么了。
  “那个女生很讨厌你。”樊音注意到她用的是陈述句,有些疑惑。
  “你怎么知道的?”樊音问她。
  “你是在挑衅我的第二专业?”
  “……不敢。”
  君荷第二专业是心理学,她还是犯罪心理学和微表情的狂热份子,推测基本上没出过问题。
  樊音开始反省自己是不是在不经意间惹过什么人,可不经意间做过的事人大多是不会记住的,所以樊音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一个结果。
  “她嫉妒你,并且恨你,还瞧不起你。”君荷继续给出结论。
  樊音懵了。
  这感情,有点复杂啊。
  这么复杂的感情对她一定是她伤害她伤害的很厉害,可如果是这样那她没理由不记得。
  樊音绞尽脑汁地想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最后让她产生了一种她是个渣男负心汉,伤害了一个爱自己的好姑娘的想法。
  组织自己脑洞的延伸,樊音看看君荷。
  “华克,这都什么鬼,不想了可以吗?”樊音烦躁地粑粑头发,拉走君荷,“不想了不想了,她还能杀了我不成,讨厌就让她讨厌去呗,真烦人。”
  君荷看看她,面色难得的露出了名为凝重的表情:“你要小心,这个世界上即便好人多,也不是没有小人。”
  樊音沉默地搓搓手指,点了点头。
  樊音知道她说的什么,在君荷上大一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一个嫉妒她的女生买通学校一个导员给她泼脏水,她也不至于那么早就去留学。
  虽然最后事情查清楚了,给了那个女生和那个老师一人一个大处分,但那些留言却没办法消除,它就像蛆虫依附腐肉而生,生生不息。
  樊音抬头看看君荷,揉揉她的脸:“放心啦,我会小心的。”
  君荷点点头,眼神依旧严肃,“有事情给我打电话,清然和珮珮也不会不管你,别自己死撑知道吗?”
  樊音讪笑,还真了解她。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