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要一直陪着我

小说: 仙尊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作者: 瓶盖币 字数:1557
  “慕施主,你与贫道间的纠葛,便该冲着贫道来,又何苦为难无辜的人,徒造杀孽。”灰衣道长淡淡道。
  “呵呵,你这冷血无情的老道,也会懂得怜惜人命吗?”他指尖凝着灰色的烟雾,再对着老道的方向一抬手,水青色的衣袂无风自动,如墨的眸底划过一瞬寒光:“今日既然来了,谁都别再想离开!”
  听完两人的话,站在湖边的莲池玉只觉得心头一震,她猜的果真没错,这人就是当年在滟水湖畔消失的白衣书生,他的名字叫——慕彦书。
  可是当年的白衣书生,为何会变成如今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身上的死气又是从何而来?
  看来一切的答案,还是要从他身上才能寻出,莲池玉决定暂时先观望一阵,以逸待劳,等时机一到再出手。
  “她是妖物,本就不该存在于世上的妖物,又怎能与凡人共结连理,生儿育女。”灰衣道长挥拂衣袖,神情肃穆:“慕施主不若即刻回头,放下执念,一切还来得及。”
  “住口,你这不懂情爱,不分是非的妖道,有什么资格来劝我回头。我这一生的执念,便是用你这妖道的血,来祭奠清若的亡魂!”他怒喝一声,身形隐没在虚无中。
  顷刻之间,那从湖畔中央掀起的滔天巨浪,卷起白色的泡沫,遮天蔽日,翻涌的浪花之上是长身直立的青衣人。
  灰衣老道面色凝重的长叹口气,终于放弃挽劝,从衣襟里摸出几张朱砂黄符,翻手祭出,黄符上的繁琐金纹立刻飞上半空,旋转着围成一道金色屏障,向着慕彦书飞去。
  他凝眸,任屏障在自己周身旋飞,抬起指尖放在屏障上,低低念了声,屏障上蔓延开金色的裂纹,瞬间碎于半空中,化为粉尘。然而竟在那屏障粉碎后,剩下的黄符迅速朝着他飞去。
  慕彦书大吃一惊,急急的出手打落几道黄符,却遂不及防的被其中一道贴中肩侧,弹指一刹那间,一缕灰色烟雾从他的眉心迅速涌出,没入了天际不见踪影。
  已然失去操纵的身影急急下坠,却在临落湖面时,被一只白皙的手拉住手腕。被风吹过的黑色衣袍猎猎作响,莲池玉将他拖入自己怀中,飞向岸边,落在古树边。
  夕阳的余晖渐渐沉没在远处的景色中,整个湖畔如同裹了一层朦胧的云雾,仿若与世隔绝。
  “阿陵,对不起,是师父不好,我没用……”她紧紧牵着他的手,心底满是自责。
  要不是她一时大意,没有察觉到慕彦书的意图,也不会让阿陵跟着受罪,万幸的是,他终于好好的回来了。
  “施主不必恐慌,贫道已替他驱赶体内魔物,只要休息片刻便没事了。”灰衣老道说完,转身便准备离去。
  “道长且慢,你说,方才那团灰色的烟雾是魔物?”莲池玉抬起头,诧异地问道。
  “不错,他本是一介凡人,后来竟修炼起魔功,屠戮百姓,残害生灵。”灰衣老道眉宇紧锁,无奈地说道:“没想到贫道一念之差,竟间接害了这么多无辜百姓。”
  想起那个故事中的白衣书生,他虽然清高孤傲不愿随俗浮沉,到底还有良知尚存。可如今彻底堕入魔道中,备受着心中折磨,值得吗?
  难道这就是世间所说的情?芸娘的执着等待,滟鬼的人鬼殊途,白衣书生的痴情入魔,皆是为了这一分情念。
  莲池玉原本以为自己已经懂了,可现在她又迷茫了,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
  “不知道长,决定如何处置他?”莲池玉平静询问道。
  “贫道会在此驻留三日,在白水城中布下天罗地网,纵然他有通天本领,这一次也逃不过贫道的杀阵。”说着,灰衣道长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戾气。
  “那一切劳烦道长了……”就算没有这三日,芸娘也等不到多久了,她务必要把慕彦书找出来,只是阿陵的伤也不能耽搁,她要带他回去疗伤。
  “贫道告辞。”灰衣道长不再多言,干脆离开,这一去,三日后,怕又是要迎来一场腥风血雨了。
  莲池玉回过神来,望着怀中的人,心中凝着的郁结,一寸寸的柔化了。
  “阿陵,为什么他们彼此爱的这么艰难,却还是不愿放弃呢?”
  “阿陵,我不明白,为什么人与妖不能在一起,他们做错了什么?”
  “阿陵,我们不会有这一天吧?你说过,要一直陪着我……”
  此时,轻风拂过,那双墨玉般的眸子缓缓睁开,眼底闪烁着一点亮光,衬得满目景色都明媚起来,他眉眼柔和,静静的望着她。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