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梦魇

小说: 深宫娇宠 作者: 灵犀吖 字数:1124
  穆青格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她当真是不愿意再经历一次了,也不愿楚俏染上这是非。每次一有什么人接近楚俏,她都要查明对方身份才放心。
  “阿俏师姐,你怎么了?”习瞿儿见楚俏面色发白的回来,有些担忧。见她膝盖上的血迹惊呼:“师姐…血。师姐你刚刚不是去找掌门吗?怎么会……”习瞿儿止住了话头,心里隐约有了猜测。
  “无碍。”楚俏微抿嘴角,似乎不肯多说。习瞿儿连忙跑去找药膏拿来给楚俏涂上。“师姐,会有些疼,你忍着点。”楚俏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习瞿儿后脑勺。
  习瞿儿涂一点便往伤口轻吹一口气。仔细涂完,然后抬头发现楚俏认真专注的看着自己,不自在的别过眼。起身收拾好药膏,才坐到楚俏旁边小声的询问道:“师姐…是不是掌门罚你了?因为什么?是…是我吗?”
  “不是”楚俏声线稍稍缓和,有些安抚意味。这话并没有很好的安抚习瞿儿,反而眉头越皱越紧。楚俏伸手轻抚她眉心。
  “没事,师姐在呢。”
  差不多晌午时分,楚俏小憩了片刻。醒来发现习瞿儿趴在她的床头,大概这几日的遭遇奔波使得习瞿儿睡的特别深,眉头皱的紧紧的。应当是想起了父母以及相处时日不多却有着非常深的感情的两个老人家。红润的嘴巴不停蠕动,不安的想要叫着什么。楚俏伸出手抓住了习瞿儿另一只拽住被褥的手,小心的摸了摸习瞿儿头。
  习瞿儿被梦魇困扰着,梦里梦到父王御驾亲征前将他带去书房的那晚。那晚雨下的很大很大,盖过了北关城门外激烈的拼杀声,冲刷着地面上厚厚一层的血渍。
  “瞿儿,你记住今晚父王跟你说的话。一定要好好护着自己,失去的可以再拿回来。”北易爻鬓角的白发又多了一些,显得整个人疲惫极了。
  “是。”北锡瞿黑琉璃般的眼睛里全然没有了在外流浪时的纯净无辜,有的只是不符年龄的稳重与智谋。
  “你少时便有着常人不及的聪慧之资,朕相信你。”北易爻目光中有着浓厚的期望。这也是北锡瞿最后一次见到北易爻。
  又梦到母妃带着他从宫里的密道逃出,一路上不停地乔装改扮。后来,城终于还是被攻破了。长达三年之久的战争落下帷幕,北国灭了。南国士兵冲进北关城内,南王带着精锐部队直达北城王宫内。到处都是逃窜的奴才,宫内首饰物件被刮了个干净。
  十日后,南王登基。合并南北朝,改国号为靖观。一切都被重新编排改革了,新王的第一道指令便是全国搜寻前朝王室余孽。再之后就是母妃赴死的背影。一直刻在脑海里,成为此生难以走出的阴影。
  又闪过阿爷阿嬷的身影,递给他半块窝窝头。又梦到他们被流寇杀死的一幕。阿爷阿嬷带着他逃,可是逃的再快,也没有流寇的马儿快。他们成片的掠杀,几乎全部无一幸免。阿嬷用她最后的方法护住了北锡瞿,血…滚烫新鲜的血瞬间染红了北锡瞿的眼。
  再怎么稳重也还是一个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孩子啊。这突然加注在身上的苦楚,跟儿时的不一样,北锡瞿承受的好累。一直萦绕心间,从不敢忘。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